保定led产品厂家联盟

[五•四]"爱岗敬业"征文优秀作品展(三)—— 哈河老刘

赤峰分行团委 2020-09-15 12:45:17

哈河老刘


作者:平庄哈河街支行  曹鸿宇


“叮叮咚,请A001号到3号窗口……”叫号机再一次发出了熟悉的声音,清脆而响亮。像是火车站候车厅里的扬声器,在通知旅客检票上车。而那声音里的内容,几乎在每天早晨同样的时间都可以听到,让人感觉温暖而亲切。

是的,一天的营业开始了。

3号窗口LED显示屏上的滚动字幕由“欢迎光临建行”,也变成了“请A001号到3号窗口”。

发出指令的老刘向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努力使自己的坐姿显得挺拔。

“您好!请坐!请问您要办理什么业务?”老刘问候客户、举手招迎、和蔼热情、笑容可掬。与年轻人比起来,老刘的动作显得略有吃力,好像身体和胳膊上都绑了几捆百元现金。

“谢谢啊!我存一下昨天的营业款!”客户表示谢意,并且像有喜事降临一样的从包里掏出一大堆各种面额的人民币。客户将零零散散的人民币用力塞进窗口,这才坐下,然后面带好奇似的趴在柜台上,微笑着向玻璃另一侧清点人民币的老刘问道:“建行服务态度都这么好吗?我倒是没怎么去过别的网点,但我觉得这个建行的服务态度特别好!”

老刘呵呵一笑,然后像突然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感谢对我们工作的认可,建行的服务都一样!……像您这样的店,最好办理一台EPOS,不但可以省去收现金的麻烦,还可以避免收银过程中产生的差错,我们的EPOS还能实现查询、转账、缴费等,让您足不出户就可以享受柜台的部分业务服务,我们EPOS办理起来非常简单,而且不收任何费用……您有手机银行了吗,如果没有还可以免费签约手机银行,签约后就可以随时在手机上进行查询、转账、缴费、理财、信用卡申请、信用卡还款、贷款申请、预约取款、预约取号等,操作简单,安全方便……”老刘虽然与客户攀谈,但清点现金的双手仍然显得那么的流利和熟练,服务的整个流程显得非常从容和淡定。

老刘快50岁了,从侧面望去,在一排柜员当中很是显眼。他的腰略有些弯,个子也显得较矮,迎接客户的时候头略有前倾,好像一个正在哄孩子的老伯伯,还像个坐在那里戴着眼镜的弥勒,更像漫画家笔下一颗长满枝叶的老树。

“您是要给对方存多少钱呢?提示您一下,千万不要给陌生人转账汇款,以免上当受骗!”老刘很认真的看着客户,一边提示风险,一边指着窗口上的提示牌接着说:“一旦发现要求你汇款的人可疑,甚至有诈,请您立刻拨打上面的报警电话。”

老刘一个接一个的叫着号,却怎么也不见大厅内的客户减少,反而越来越多。看到老刘的状态,我唯一能联想到的就是风靡一时的单机游戏:植物大战僵尸!

“唉哟?”老刘突然拔高身体,捧起工作台上刚刚打印的凭条,努力的透过眼前的近视镜片,盯着上面的字来回看了一番,然后摇头,无奈一笑。

“非常抱歉,我要重新打印一下凭条,请您稍等。浪费了您宝贵的时间,实在不好意思!”老刘一边同客户沟通,一边用手松自己的领带。

“没关系,老同志,我不急,您慢慢来。”客户的语气里充满了宽容和理解,略带着安慰和同情。

“主管,麻烦给我授权一下。我又放错凭条了,呵呵!老咯!这个季度我已经第二次次放错凭条了!唉!呵呵!真是上岁数了,不中用喽!”老刘边向自己发牢骚,边把正确的凭条小心翼翼的放进打印机。然后,拿出来再次仔细审视一番,很礼貌的将凭条递向窗口外,提示客户签字。

“没什么麻烦的,放错凭条是很正常的事嘛,年轻人还经常放错凭条呐。况且您年纪在那摆着呢,身体又不好,您太客气了。再说了,这放错凭条又不是什么业务差错,更不是什么严重的会计问题,别对自己太苛刻了。”主管走过来,一边审核操作界面,一边安慰还在自责的老刘。

“呵呵!不服老不行啊,真的不比年轻的时候喽!”老刘还是放不下刚才的失误,边微笑边不停的叹息……

“各位同事,晚上六点要在会议室进行服务技能培训,请大家下班后迅速整理凭证,快些吃饭,准时参加。没有特殊情况希望大家不要请假,相互转告,辛苦各位!”老刘的“牢骚”还未发完,网点负责人便步履铿锵的走进了营业区,简洁而干练的通知大家。

“行长,我可不可以先到家把胰岛素打上,然后再晚一点到达会场?”老刘很不好意思的向负责人做口头请示。

“当然可以!如果身体撑不住,你就请假回家休息吧。你刚刚出院,还未痊愈,保重身体是第一位的。况且你的服务做得已经很好了,身体受不了可千万不能硬撑。”

“没什么大事,只要打了胰岛素就没问题,正好晚上吃完饭可以借培训的机会活动一下。”老刘很坚定的回答道。

“那……好吧!”,网点负责人若有所思的看了老刘一眼,眼神里带着怀疑。先是扭头,然后略有缓慢的转身,边向外走边单手整理了几下领带,步伐也显得不像进来时那么从容有力,甚至有些犹豫。

忙碌的上午在客户的熙熙攘攘中结束了,到了中午轮班吃饭时间,我习惯性的跑过去问老刘:“刘叔,食堂的饭好了,要不要我帮您带过来?”

“好,那就麻烦你!还是像以前一样,顺便给我女儿也带一份。别忘记在用餐登记簿上找到我的名字,记用餐双份,谢谢!”老刘很客气的向我致谢。

我以最快的速度把饭菜给老刘和老刘的女儿打好,然后从食堂疾步走到营业网点。刚好走到网点门口,老刘正好接女儿放学回来。

老刘接过饭菜,仍然向我致谢。

“快去吃吧,吃完去理财室的沙发上睡一会儿,1:50我叫你起来,然后送你去学校。”老刘和蔼的叮嘱女儿。然后回头略带歉意的说:“总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真的没事,刘叔,大家相互帮忙照顾是应该的,您也赶紧吃吧。”

“好!我看看食堂今天什么好饭好菜,呵呵!”

老刘中午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用来休息,除了吃饭,还要挤出一些时间来接送女儿。所以老刘每天的午饭吃的很快,像是跟谁比赛一样。午饭过后他总会到更衣间的椅子上坐上一会儿,头靠着墙闭目小憩。

下午的营业很快开始了。

跟上午比起来,老刘更加频繁的擦自己的额头,他那块暗黄的白脸巾很快就浸满了汗水。

老刘近乎不曾站起,哪怕去洗手间透口气,冲洗一下带着体温的脸巾。下午的营业时间对于像老刘这样的柜员来说,终究是有点难熬的。

终于夕阳只剩余晖,网点也落了门。老刘每天在这时都会像定了时的闹铃,向满网点的的同事喊上一嗓子:“钥匙在我这,都别找了哈!”。

“刘叔,今天您先撤,我来锁门、保管钥匙,反正晚上我也不能回市里了,培训完住单位宿舍,明天早晨我也可以早点来开门。”我试着说服他。

“别了,还是我拿钥匙吧,你们市里的孩子们还得找地方吃晚饭,一会儿就要开会培训了。况且我今天是安全员,网点安全不是儿戏,夜里万一有状况,我能及时赶到。”我自知拗不过他,只好与其他同事结伴前往支行营业部的会议室。

培训快开始了,老刘并没有迟到,而且坐在了前排,与同事谈论着什么,满脸的笑颜。

“大家肃静一下,我们的培训马上开始……一会儿做服务培训的时候,需要我们有员工到前面配合讲师做示范,有员工愿意来做示范吗?”会议主持人宣讲着注意事项,并征选示范柜员。

整个会议室的空气突然充满了一种奇怪的气息,那种气息使人略有紧张,略有犹豫,有人在跃跃欲试中但终究没有勇气站起来。

“我来试一试!”老刘突然微笑着站起来,向主持人示意。

“很好!这位老大哥真是老当益壮,勇气可嘉!谢谢老大哥!我们的老大哥都已经做表率了,其他同事是不是应该更主动一些?”很快,又有几名员工站起来表示配合。

培训持续了一个小时,大家看起来有点累,精神已有懈怠,并且明显效率降低。而老刘的示范动作却始终做的很努力,虽然距离讲师的要求欠了一点标准。

“好,今天的培训就到这里,我们的服务技能培训到此结束了。希望大家回到岗位上能够学有所用,明天同样的时间我们在这里进行成果验收。”听到散会的消息,大家都像夜里电影散场一样挤出会议室。有的员工聚在一起吸烟,有的员工互相挽着胳膊下楼,而老刘却还在同培训的讲师谈论交流着,像是有什么问题没弄明白。

与每天一样,第二天早晨上班之时,在网点刚刚能出现在视线范围内,就会远远的看见卷帘门已经打开,门前非机动车停车线的最边缘泊着一辆略有陈旧、停放有序的电动车,一起上班的同事很自然的会说:“老刘总是这么早”。

“刘叔早!”进了网点大家都会情不自禁的向老刘打招呼,他总会笑呵呵的回应。

“刘叔,我来吧!”见老刘在拖地,我赶紧上前夺过拖布。

“唉!这身子骨也不如以前了,记得我刚上班的时候,怎么都不觉得累,腰和肩也没毛病,现在是要变废物了。”他边自嘲,边把拖布妥协给我,手里又拿起布擦起了桌子……

“亲爱的各位同事,大家早上好!”晨会主持人看着两排整齐的队伍,问候大家。

“好!”大家击掌回应,声音洪亮。

“你我互相帮助!”

“每天前进一步!”每个员工精神饱满、面带微笑的向对面的同事竖起两个大拇指。

正当主持人要接着发言时,老刘突然单手扶着额头,慢慢的将身子蹲了下来。

“坏了!老刘的低血糖又发作了,赶紧去找两块巧克力来!”老石见状立刻提示大家,并扶老刘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老刘趴在桌子上,闭着双眼,手有些抖,脸色发白。

同事很快找来食物,倒了杯水,给老刘服用一点。过了一会儿,老刘慢慢的抬起头来,微微睁开双眼,深吸了一口气,脸色逐渐好了一些。

“老刘,没事吧?要不,我们送你去医院吧。”网点负责人边询问老刘,边试图搀起他。

“没事,等下就好,没啥大碍,老毛病了。”老刘一只手扶着桌子,另一只手微微向大家摇了摇。

那是我第一次见老刘晕倒,刚刚上班没几个月的我很是害怕,虽然很快老刘便恢复了正常,但那一整天我都在有意的观察他。

到了晚上,大家又一次集中在了会议室里,来验收昨晚的学习成果。验收的方式却是抽取今天的营运录像,通过观看录像的方式来纠正不足。

随着录像的放映,大家都在笑自己的动作和语态。

“怎么样,被抽到录像的同事,大家觉得自己做得好吗?”讲师让大家来评论自己的优点和不足。而大家也会轮流发言,你一言我一语的,偶尔自嘲,偶尔调侃。自知自己做得有很多欠缺,需要努力的地方还很多。

“下面大家看一下这位同事做得怎么样!”讲师点击播放键,画面开始了业务流程。

突然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大屏幕上,是老刘!画面里的老刘几乎与培训时的状态一模一样,动作到位、语态平和、语速适中、流程完整、服务周到。

几分钟的业务很快结束了,讲师也将画面停止。

所有的同事都很佩服的看了老刘一眼,个别同事还对他树大拇指。老刘也害羞的笑了起来,面对录像里的自己有点难为情。

“这位同事,请您说一下,您觉得自己做得怎么样?”讲师请老刘做一个自我评论,并满怀期望的看着老刘。

“我认为我做的非常好!呵呵!谢谢讲师,谢谢大家,呵呵!”老刘的语速不快不慢,但语气非常坚定。

“没有了?”讲师问道。

“没有了。”老刘依然笑。

“这位同事太低调了!好吧,我就通过这位同事的录像再来做一下讲解……”讲师先是为老刘圆场,然后继续讲课。

从那天晚上起,我对老刘由衷的敬佩。作为老员工的他,成为了我以后工作的楷模。

散会后我依然像往常一样,与住宿舍的同事出去一起吃了碗面。回到宿舍后跟大家不时的闲谈,手里抱着手机和PAD。接近晚间11点的时候,我洗漱完换上睡衣,正要准备就寝,电话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喂,刘叔您好!”是老刘的电话。

“小曹,你今天没回家吧?”电话那边的老刘语速很快,声音有些急,语调也跟往常不一样。

“刘叔,我在宿舍呢,怎么了?”我突然有些紧张,意识到有不太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我岳母快不行了,我要赶紧带着你婶子和孩子回喀喇沁。网点的钥匙在我这,麻烦你下楼拿一下。还有,你那里有没有请假审批表,我需要请两天假。”

“好,那好!表?有呢!您路上慢点!……不对呀!刘叔,不是还有一套备用的钥匙在行长那里吗?”听到这个消息,我思维有些混乱,讲话也显得有点语无伦次。本来想说句安慰他的话,但什么都没说出来。或许觉得不是时候,或许根本不知该说什么。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老刘拿的这串钥匙大可不必费尽周折,大老远的跑到我所住的宿舍,因为确实还有另一套钥匙在网点负责人那里。

“不行,我还有东西要交给你,并且有事情向你说明一下!就这样,我先挂电话了,咱们一会儿宿舍楼下见!”急促的几句话后,老刘电话的那边只剩下忙音。

我马上收起电话,一步三个台阶跑下楼,没顾得上换衣服。外面的寒风很是刺骨,为了避免感冒,我在玻璃门内紧靠着暖气,等着老刘的影子出现。只等了两三分钟,我便觉得浑身凉透了,但依然双手抱着肩膀不停的边看手机,边向远处张望。

一辆小汽车从远处疾速驶来,灯光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楼门口。老刘从副驾驶跑出来,一个跨步飞上台阶,拉开楼门,边三步并成一步向我走过来,边从上衣的内侧兜里掏东西。

“小曹,这是网点的钥匙,这是我的款包钥匙,这是我保险柜的钥匙。网点的钥匙一日不可在外漂泊,必须有人保管,以免发生安全隐患,所以我必须要送过来。还有,拿着我的款包钥匙和保险柜钥匙,明天交给业务主管。记住,只有业务主管和另一名员工同时在场,并且在录像下,才能打开我的款包和保险柜。我的款包里有现金、重要空白凭证和业务用印章,现金和重要空白凭证需要通过‘卸箱’的方式上缴给现金高级柜员。业务用印章需要主管封锁,入柜保管……”

刚刚入行没有几个月的我边一头雾水的听着老刘讲,一边不断的点头。

“嘀嘀!”门外的小汽车传来两下急促的喇叭声。

我向外看了一下,赶紧又将眼光挪回到老刘的急迫的脸上。

“车里是我小舅子,不用管他!我的保险柜内有网银盾,我会委托业务主管转到其他柜员名下,就可以正常办理了。马上就到年底了,不能因为我请假而耽误了网银签约,我们就差几户就完成全年任务了。”

我努力的点点头,然后把钥匙攥在手里,还是不知该说什么。

“那我走了啊!如果实在记不住我的话,你只需要记得这几个钥匙哪个是干嘛用的就好!回头我会给主管打电话说明!”老刘看着我疑惑的表情,边迈大步往外走边回头提高声调对我说。

“刘叔,您慢点!”我喊了一声,然后用力地向他招手。

“赶紧上楼吧,挺冷的!”他坐在副驾驶里,透过半开的车窗,向前压低身体,努力向我这边倾斜着头,露出不曾匮乏笑容的脸,眼镜下垂,头发也有些凌乱。

没等他说完,车子便又疾速的开走了。

我站在一楼的走廊里,透过明净的玻璃门,看着那辆小汽车缓缓驶离。它越走越远,尾灯慢慢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

作者风采

所有的不甘,都是因为还心存梦想,在你放弃之前,好好拼一把,只怕心老,不怕路长。只有用整个青春都用来检讨青春,才不至于用整个生命都用来怀疑命运。——平庄哈河街支行  曹鸿宇
Copyright © 保定led产品厂家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