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led产品厂家联盟

温存时老公一声不吭,灯一开我惊呆了……

宅女汇 2020-08-24 12:23:46

第001章 被掠夺了

今晚的夜格外浓黑,伸手不见五指。

郊外一条僻静的马路上,年轻的女孩踩着单车前行,因害怕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咣!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紧接着一辆跑车从她身边擦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又重重地栽进路边的沟里,炸开一片泥沙。

“啊……”

言小念受到强烈的惊吓,尖叫一声从单车上跌落,抱着头跪坐在地,一脸懵圈地盯着底朝天的跑车,半天回不过神来。

出、出车祸了?

“呃——”短暂的平静之后,一声痛苦的低呼从车里传来,是个男人。

“喂,你怎么样?”

来不及想太多,言小念连滚带爬地冲过去,焦急得敲着车框,“你别怕,我找人救你!”

恰此时,两束车灯的强光扫了过来。

有车来了!言小念心头一喜,跑过去频率很快的挥着手,“哎!停一下,帮帮忙!”

谁知那车居然一个加速开远了。

“呼!”言小念失望地吐了一口气,跳进沟里,拼一己之力,死命把变形的车门往外拽。

咔嚓!手臂传来一阵疼痛,巨大的张力迫使她两条手臂都拉伤了,还好,车门拽开了。

伴随着新鲜的血腥气,一个身形颀长的男子从里面出来,单手抓住她的脚踝,气息不稳地说,“帮……我。”

他的手好烫!言小念被灼得一抖,扶住男人的肩,真诚的说,“我会帮你,我不会丢下一个伤者不管的。”

“谢谢,我会报答你。”男人声线极低,带着金属的磁感,是个年轻人。

言小念听得脸一红,“不用报答——啊!”

话未说完,蓦地一个天旋地转,自己被男人重重压在身下,强势危险的雄性气息将她包围……

“你干什么……唔。”嘴唇突然被擒住,言小念倏地瞪大眼睛,脑海炸出一片空白。

她的初吻!

“快!帮我!”男人胡乱地吻着她,嘴里喘着粗气,一只手顺利解开了她的衣扣。

“你快放开我……”小念奋力推向他的胸膛,又疼得缩开手。刚才为了救他用力过猛伤了手,谁知他竟恩将仇报,将她压于身下!

“呃——”萧圣身上药力持续发作,无边的酥痒如万千蚂蚁过境般沸腾,女孩的身子出奇的糯软,俨然成了他最好的解药。

顾不得女孩的苦苦哀求,他强硬地将她占有……

“啊!”前所未有的疼痛传来,言小念颤抖着,指甲狠狠陷入男人的后背,留下四条很长很深的划痕……

“对不起,我被下了情药。”意识到女孩的剧痛,萧圣稍微放轻了些,压住她乱动的双手,湿润的薄唇稍加温柔地含住她的唇……

言小念死死咬住唇瓣,泪水从眼角一串一串的滑落,伤心欲绝。

她终于知道男人说的“帮”,和她想帮的不一样。她是想救他,但不是用自己的身体救啊!

“我恨你……恨你……”女孩低低的啜泣,让男人心口震了一下,动作却加快。

短暂的混乱之后,只剩下古老而残忍的掠夺,让人面红耳赤的低吼震破宁静,久久不能平息……

不知过多长时间,萧圣终于餍足,从言小念身上起来,帮她拉好裙摆,“我脚受伤了,你去车里找我的手机,等下和我一起回去……”

“你混蛋!”

言小念站起来,抓起一把泥土,狠狠抛在男人脸上,转身就跑。

“呃!”萧圣被灰土迷了眼睛,加上脚踝压伤,站起追了一步,又单膝跪在了地上。

等擦掉眼睛里的尘土,四下一望,黑漆漆的,哪里还有人?

这时,车里的手机响了,借着光线,他看到身边落了一只白色的女鞋……

言小念回到家里已经零点了。

本以为家人都睡了,谁知一打开灯,就看到姐姐斜倚在楼梯口,手里晃着红酒杯,笑得一脸幸灾乐祸。

言小念无视她的存在,低着头走向楼梯。

“出车祸了是吗?”

言雨柔拦住她,不怀好意的说,“要不是在路上看到你出车祸,就凭你这副被糟蹋过的模样,我还以为你被谁强了呢?”

轰!

言小念心里一阵绞杀,脸又白了几分,拢紧衣服,冷冷的问,“之前经过的那辆车是你开的?”

“当然。”

“那你为什么不停下来?”如果姐姐停下来,她就不会被强。

“我整死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停下来给你善后?”

言雨柔端起酒抿了一口,阴阳怪气的说,“我也没告诉爸。车祸是你的责任吧?要陪多少钱?你可别连累我们。”

“让开,蹭你一身泥!”言小念强硬得走上楼梯。

“呸,脏死了!”言雨柔被蹭到了,厌恶地对她背影啐了一口,突然又追上去拽住她,“喂,你怎么穿我的新鞋子?另一只呢?”

“是爸给我的,他说你穿小了。”言小念低头看向脚,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丢了一只鞋。

“小了?小了我不会去换?”言雨柔恶狠狠的推了妹妹一把,“你知道这双鞋多少钱吗?这是Gucci的品牌你认识吧?五千块买的!”

“嘶!”后腰磕在扶手上,言小念疼得抽气,一把脱下鞋丢到姐姐脚边,“给你!明天那只也找来给你!”

“臭丫头!”言雨柔手一挥,把酒泼在妹妹脸上,“被你穿脏了,还怎么换?你等着赔钱吧!咦,你身上什么味?”

男人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很多!所以,是那个味。

言小念大惊,拔腿就走。

“你别跑!”

言雨柔一把拽住她,像狗一样嗅了两下鼻子,“一股龙涎香的气息!我知道了,你害人家出车祸没钱赔,就让人家睡了个饱,对不对?爸,爸——”

言小念一把捂住她的嘴,“你敢和别人胡说,我就下一包老鼠药在你碗里,一起死!”

说完,重重地推开她,拖着快散架的身子,努力爬上楼梯。

“啧啧,真惨。”言雨柔一脸看好戏的神态,“被搞得合不拢腿了!哎,你连腿上都是吻痕哈,还有血……”

言小念愤怒得捂住裙角,快跑两步,“嘭”,体力不支跌倒在地。

“哈哈……五千块,别忘了还!”言雨柔开怀大笑,捡走了那只鞋。

痛。

浑身上下都痛。

言小念一头扎进洗漱间,脱掉衣物检查自己的身体。

那男人太野蛮了,不光身体里面撕裂着疼,连皮肤都火辣辣的,被吻伤了……

打开花洒,让冰冷的水柱洗涮自己的屈辱,言小念心酸地闭上眼睛,捂住嘴唇,任泪水肆虐……

她决定彻底忘记这件事,毕竟当时光线极黑,谁都没看清谁!

 

第002章 救你的女孩找到了

半个月后,医院的VIP专区。

一间超豪华的病房内,萧圣穿着病号服优雅地坐在治疗椅上看文件,脚下有医生为他拆绷带。

“萧少,您已经彻底康复了。”

从国外请来的专家在他脚上细致的检查一番,恭敬的说,“不光功能恢复正常,也没留下任何疤痕,英俊如初。”

萧圣懒懒地瞥一眼,睥睨之间,恍若君临天下,气势逼人。

“总裁。”秘书欧烈匆匆步入,挥退医生,小声禀报道,“半个月前救您的女孩找到了,叫言雨柔,人在外面。”

萧圣神情微微一动,合拢文件,走到沙发前坐好,“让她进来。”

“是。”

半分钟后,一个身形苗条,化着淡妆的女孩站在他面前,有些怯生生的,不敢抬头。

单看她的身材比例,比那夜的女孩稍成熟了点。上前一步,他攫起她的下巴。

四目一对,言雨柔颤了一下,慌乱移开视线。

这气质倒像三分。萧圣黑眸一缩,抿了抿漂亮的薄唇,轻描淡写地问,“那只鞋真是你的?”

“不是,你放我走吧。”言雨柔摇摇头,神色紧张,眼角也渐渐湿润了,好像很怕那夜的事。

她竭力把自己装成言小念的格调,清纯,干净,与世无争。

“是她的,总裁。”欧烈翻开资料,低声耳语,“我们根据鞋子的货号,调出了监控画面,记录了她买鞋子的全过程。而且,那晚她有个同学聚会,回去的时间刚好合拍。”

“嗯。”萧圣淡淡地应一声,重新审视眼前的女孩。

想起自己曾野蛮地破了她的处子之身,那颗坚冰冷硬的心突然融化了一角,长指拂过她的脸颊,“别怕,那夜是我不好。”

“言小姐,当晚我们总裁应酬,不小心喝了被人下药的酒,去医院的途中出事。您不光救了我们总裁,事后还能默默无闻,值得尊敬。谢谢您。”欧烈客气的颔首。

“不、不用了。”言雨柔拿出十六七岁少女的娇羞,红着脸说,“萧先生不近女色是出了名的,所以我理解您的苦衷,那夜的事就……当时,我也对您无理了……”

她说的是用土砸他的事?

“我知道,你是个干净的女孩。”

铁证如山,萧圣此时也没什么怀疑的,“既然我要了你的身子,自然会许你一场富贵荣华。你可以选择要一笔巨大的财富,或者留在我的身边。”

“雨柔对金钱名利并不感兴趣,如果……”言雨柔故意把话说一半,低下眉头,不让人看出她内心的狂喜。

萧圣微一点头,冷声命令道,“把她留在我身边。安排最贵的房子,最好的佣人,最豪华的车驾,吃穿用度都要最顶级的享受!我要让她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把当地最尊贵的女人压下去!”

天,这男人比想象中的更霸气!

言雨柔心房一阵激颤,她的巅峰时代到了,到了,哈哈……

“是。”欧烈低头领命,并捧来一套衣服,“总裁,我为您换衣服,可以出院了。”

“能让我来吗?”言雨柔伸出手,眼里闪着乞求的亮线。她知道换衣服最容易擦枪走火,想和萧圣做。

“这……”欧烈有些为难,见总裁没反对,他也不能不给面子,只好把衣服递给言雨柔,“那就拜托言小姐了。总裁不打领带的时候,习惯松两颗扣子,偶尔喜欢挽起袖子。”

“我知道了,欧秘书。”言雨柔低眉顺眼扮乖巧,善于把握机会。

今天欧秘书拿着鞋找到她的时候,她兴奋得细胞都发抖了,顺水推舟冒认自己是那夜的女孩,绝不放过任何接近萧圣的机会。

萧圣是谁啊!

鼎鼎大名的NC跨国集团总裁,豪门世子,商业奇才,以犀利的铁血风范所向披靡,年纪轻轻就垄断整个行业,霸榜富豪榜!

才华倒在其次,逆天的是他的颜值,俊美冷毅的五官,阳刚挺拔的身材,一举一动都帅得令人眩晕。

这样一个优秀到极致的男人,却从无绯闻缠身,只因他为人寡淡冷血,不苟言笑,视女人为粪土,更别说去讨好女人!

如今,他竟然温柔对待她言雨柔,呵呵……

“萧先生,我开始了。”言雨柔抬起保养良好的纤纤玉指,解开了萧圣第一颗扣子。

我开始了?

这话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勾起那晚销魂滋味。

萧圣黑眸一沉,眼底多了抹热度,轻轻握住了言雨柔的手,托起她的下巴,盯了片刻,低下头慢慢靠向她的红唇。

啊……

言雨柔只觉浑身一热,不由自主得仰起下巴,往前一迎。

萧圣蹙眉,顿觉索然无味,失去了所有的兴致,疏离的推开她,“出去吧,我自己换。”

“萧先生……”言雨柔睁开眼睛,恢复无辜清纯的样子,一张脸楚楚可怜,快哭了。

沉默了几秒,萧圣到底不忍,顺了一下她的头发,“叫我萧圣就行。我当过两年特种兵,凡事习惯自己动手。”

言雨柔骨子里是了解男人的,不再腻歪,转身出去。

五分钟后,萧圣换好衣服,携着言雨柔,风度翩翩地走向电梯……

同一家医院,言小念刚从妇产科出来。

今天她在学校晕倒了,被送到医院居然检查出怀孕了!这对于一个学生,是何等奇耻大辱!

“言小念,全校师生的脸都被你败光了!”女教导主任全程咬牙切齿,“你被开除了!我已经打电话让你母亲把你领走!”

“老师,那天下晚自习……”

“你不必解释!别装无辜,别告诉我你被强了!我不信!”老师吃枪药似的挥着手,“裤腰带这么松,留你在学校还要出事!呶,你母亲来了!”

“哎呦!我是作了什么孽,无故受你牵连!啪!”继母黄芳气急败坏的冲过来,迎面就扇了她三四巴掌,又猛踹一脚。

小念被踹得倒退几步,鼻口窜血,白挨打不能自保。

那夜,她搬车门救人,用力过猛造成手臂骨裂,没及时治疗,以致裂缝处骨质增生,不得不敲断重新接骨。

如今动一动就疼得冒汗,偏继母有意无意拧她手臂,疼得让人绝望。

正在她饱受煎熬之际,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沉稳霸气的脚步声……

 

第003章 可爱的小萌宝

迎面走来一对俊男靓女,身后跟着数名助理保镖,派头十足。

黄芳急忙停手,背过身,从包里掏出墨镜带上。

言小念额头破了,鲜艳的血液一滴又一滴,顺着睫毛淌进眼里,眼前红雾迷蒙,即便如此她也看到了姐姐。

言雨柔挎着一个年轻男人的臂弯,小鸟依人,一脸幸福。

男人极其英俊,一身白衬衫黑西裤穿得笔挺,领口松了两颗扣子,性感的喉结突起,看了让人脸红心跳,冷冽的双眸却又拒人千里之外。

男人淡漠地扫了言小念一眼。

四目相对,仿佛眼睛被污染到了似的,他冷冷别开视线,一只手揽着言雨柔的腰,呵护备至的走了过去。

不知为什么,言小念心里泛起怪异的酸楚,抬手抹向额头的鲜血。

言雨柔回眸看向母亲,目光闪过一道狠戾。

她已经猜到妹妹来医院做什么了,示意母亲下死手。

黄芳心领神会,嘴角勾着阴恻恻的弧度。亲生女儿终于飞上枝头做凤凰,继女想搞跑坏,门都没有!

“言小姐,您心地真善良。”见言雨柔频频回头,旁边的欧秘书笑着说道,“在医院看到头破血流的人很正常,有医生在呢,您不必担忧。”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言雨柔紧张地扣紧萧圣的手臂,煞有介事的说,“那女孩流血了,要不我们去——”

“不用。”萧圣脸上的冷酷消失,低头看向她,唇角扬起一丝极浅的弧度,“一看就是怀了孕没男人负责,所以才被妈妈打,家务事。”

言雨柔怔了一下,把萧圣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动情的说,“谢谢您能为我负责,不然我也像她……”

“不会的。”萧圣抽回手,把言雨柔娇小的身子揽进羽翼之下,保护起来,“有我萧圣护你周全,即便是你的父母,都不能碰你一根寒毛。”

啊哦~

这男人好强大,好霸气!言雨柔笑了,笑得很甜,很甜……

“嗐,我家柔儿就是有福气!”目送女儿的背影,黄芳开心地合不拢嘴,“这下要嫁豪门了,哈哈……小念,嫉妒吗?”

想到言小念,她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取代的是阴毒残暴。

除掉她肚子里的孽种怎么够?必须连她一起弄死,只有死人才能保住秘密!

打定主意,黄芳猛地转过身来,想一个饿虎扑食放倒言小念,谁知竟扑了个空,孽女不见了!

言小念逃了!

……

四年后。

一架警用飞机翱翔在蔚蓝的天空,即将抵达中州城。

“许叔叔~”

机舱内,一个稚嫩清甜的童音响起,听了格外软萌可爱,“你是更喜欢我,还是更喜欢我妈咪呐?”

“噢,这个问题有点难度。”许坚温和一笑。

“说实话。”三岁小萌宝言大发,坐在许坚的腿上,摸着他警服上徽章,一本正经地拷问。

“大发,你应该叫许伯伯,他比妈咪大十岁,叫伯伯更尊重。”言小念无奈的瞥儿子一眼,提醒他好多次都记不住。

“略略~”言大发对母亲吐了吐舌,柔嫩的小脸蛋上扬起甜笑,“叔叔和伯伯都是暂时滴,许大警长要做我粑粑滴!”

“没错。”许坚赞许的点点头,对小念微挑眉,压低声音问,“丫头,你这是嫌我老么?”

对上他坚毅的眸子,小念雪白的脸上浮起两片红晕,窘迫地摇摇头,“怎么可能?”

感激都来不及。

许坚,三十一岁,中州总局的副局长,一级警督。四年前偶遇浑身是血的言小念,救了她,并出资送她去国外完成学业……

“不是就好。”许坚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发顶,低头看向漂亮的小男孩,“叔叔更喜欢发哥,因为发哥比妈咪更爱叔叔。等下了飞机,住叔叔家好吗?”

“呃,嘿嘿……我做不了主哦。”言大发挠挠乌亮整齐的蘑菇头,小眼神讨好地瞟母亲一眼,“我妈咪是美女,我什么都听她的。”

“哥,谢谢你对我们母子这么好。”

言小念真挚地看向许坚,水波潋滟的眸子饱含感激之情,“只是你还是单身,又有公职,我们孤儿寡母的上门,对你影响不好。”

“没关系,等几天我带你正式见过家长,就把婚事办了。”

“这个……”言小念苦笑,许坚的母亲并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哥,我已经让同学邬珍珠来接我了,暂住她家。”

也好。思虑了几秒,许坚还是点头同意了,“等我给你名分,正式接你进门。小念,我——”

他想说我爱你。可一个叱咤风云、枪口舔血的硬汉,每次说到这三个字,都会卡壳,也是醉了。

言小念知道他的情意,恬淡一笑,从不揭破。

她何尝不喜欢这位救了自己的英雄?如果许母不反对,估计早结婚了,唉……

飞机安全抵达机场。

好友邬珍珠已经在一号航站楼等候多时了,见一家三口出来,眼里划过一抹惊艳,兴奋地挥着手,“小鲶鱼,发哥,许哥!”

“珍珠!”

“啧啧……男帅女美娃儿萌,赶紧结婚吧!”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小念嗔了好友一眼,将手里的礼盒递给她,“化妆品,你最爱的限量版。”

“真舍得为我花钱。”邬珍珠笑嘻嘻地接过,顺手抱起言大发啃了一口,然后把小念推许坚怀里,“发哥跟我走,小鲶鱼跟许哥走,就这么定了。”

许坚稳稳扶住小念,勾唇一笑,“好。”

“公共场合,别闹了!我也得跟你走。”小念触电般的从许坚怀里出来,唯恐给大警督带来不好的影响。

许坚有些不舍,但依然送母子俩上了邬珍珠的车,目光湛湛的看着她,“小念,明天一早我接你去公司,入职第一天,我去打个招呼。”

“这……行吗?”

“没事,警察也可以有正常的人际交往。”

“那明天见。大发,和伯伯说再见。”言小念摇了摇儿子细嫩的小爪子。

“再见,准爹地!”言大发露出绅士般迷人的笑容,裂开的小嘴很像小念。

“乖。”许坚心里一柔,在小萌宝脸上亲了一下,抬头的时候,趁机在言小念额角印了一吻。

小念心头一阵狂跳,匆忙推了邬珍珠一把,“快开车吧。”

车子开走,渐行渐远。

许坚胸口突然剧痛了一下,有种她离自己越来越远,再也回不来的错觉……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Copyright © 保定led产品厂家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