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led产品厂家联盟

冬天快乐

每天读点故事 2020-02-20 07:50:16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黎一黎一

止转载

顾盼觉得自己今天有点不对劲。

明明不过才十月初的天气,周身却止不住地一阵阵发冷,太阳穴也一整天跳得不停。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又被迫加班到了现在这个点。现在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冲回家,躺上床,然后裹紧她的小被子。

推开自己所在的1单元的玻璃门,顾盼就看见离自己不远处的电梯门正在缓缓合上。她往前小跑了两步,试图嚎出一声“麻烦等一下”,却感觉嗓子干裂刺痛得要命愣是没法出声。

得,再等下一趟吧。

顾盼低着头挪过去,刚刚合起的电梯门却突然向两边慢慢打开。她抬起头,电梯内只有一个年轻的男人,个子很高,穿着白色的T恤,手指还停留在电梯按键的位置。

顾盼眨眨眼睛,这个男人似乎有点眼熟。她想了想,似乎是和自己住在一层的1号门的住户。21楼一共住了四户,顾盼是3号。平日里交集实在不算很多,只能隐约记得似乎在楼道里看见过不然就是电梯里面遇到过。

“不进来吗?”男人的声音有些略微的沙哑。

“哦哦。”顾盼埋怨自己居然在别人等待的时候愣了神,赶紧钻进电梯里,“谢谢啊。”

“嗯。”男人低低地应了一句,按上了关门键。

伸头看了眼电梯按钮处已经亮起的21楼的圆键,顾盼安心地往电梯的角落缩了缩。电梯慢慢上升,带来细微的眩晕,顾盼的太阳穴本就疼了一天,双重夹击下觉得脑袋里似乎塞进了一台高速运作的搅拌机,胃里也开始翻江倒海。

“忍住顾盼!不能吐!这可是在电梯里!旁边还有你的邻居!”顾盼闭着眼,心里不停地催眠自己。感觉额头上似乎渗出了细微的汗意,刘海都有点濡湿。

旁边的男人应该是往这边转身看了眼,顾盼听到了衣服细微的摩擦声。接着男人的声音响起:“你……还好吗?是不是不舒……”

话还没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打断。似乎只停顿了一瞬,他就迅速蹲下身,轻拍顾盼的脸颊,“你还好吗?听得到我说话吗?”

是的,顾盼晕了。

留在意识清醒时最后的记忆是男人蹲下身时身上淡淡的消毒水味儿,以及一个强烈的念头。

好在没吐。

1

顾盼悠悠转醒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

眼睛睁开的一瞬被头顶的白炽灯光刺得有点酸胀,顾盼抬起右手想要覆住眼睛,却感受到了一种隐约牵引感,还带着些许的酸痛。

她仔细辨认了下周围的情况,右手手背上扎着输液针,头顶上悬着输液瓶,顾盼吸了吸鼻子,还有这充斥在空气中的消毒水味儿。

又进医院了。

她撑起身子坐起来,身上已经不觉得发冷了,只是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右手边的门轻轻被推开,端着托盘的护士小姐轻手轻脚地走进来,看到顾盼坐在床上轻笑了下。

“你醒啦?”

顾盼有些不好意思地整了整头发,“嗯。那个,我怎么了……”

“病毒性感冒伴随高烧。”护士小姐一边答着话一边利索地给顾盼换上了另一瓶药水,“来医院的时候都39度6了,而且应该已经烧了很长时间了。”

怪不得今天一直觉得这么冷。

“对了,你醒了我得通知一下林医生,你再休息会儿啊。”护士小姐端着托盘利索地转身,小小的一声“嘭”,病房的门重新被带上,顾盼乖乖地合上了张开的嘴。

她是准备问一下,林医生是谁来着,很显然没得到这个机会。

病床旁边的小柜子上放着她粉色的挎包,顾盼伸手摸出自己的手机,按亮屏幕,明晃晃的5:05。

都快天亮了啊……

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在门口时短暂地停顿了一下,接着顾盼听到了敲门声。

“请进。”

门开了,穿着白大褂的高个子男人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刚才帮顾盼换药的护士小姐。男人走到顾盼面前,伸出手轻抚上她的额头,顾盼觉得有些凉,条件反射地往后缩了下。男人放下手,侧身对着旁边的护士小姐,“烧退了点,再给她量一次体温。”

护士小姐点点头。

“还有哪里感觉不舒服吗?”这句话是对着顾盼说的。

顾盼摇摇头,“没,没有。”她抬着头,男人的个子真的很高,自己又是坐着的,高差有点尴尬。

顾盼咳了两声,“谢谢你啊,林……医生。”

“林木。”男人说。

顾盼反应了下才意识到他是在说自己的名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原来他叫林木啊,顾盼想起年初的时候小区为了加强绿化,引进了一大批进口树木,那颜色,绿油油的很是好看,而且听说四季常青。

扯远了扯远了。

回一个“哦”字表示知道了?好像有点敷衍。大概是烧了太久,思维混乱就不说了,嘴巴也开始不听使唤。

“林医生的名字真是绿色啊哈哈!”

旁边的护士小姐没憋住“噗嗤”一声,顾盼还有些懵,再看到面前这位微变的脸色才意识到自己胡说八道了些什么。

“不是,林医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的绿,呃,是茂密,生机勃勃的那种绿,因为很多木嘛,不是那种……额,你懂我意思吗……”

语无伦次,越描越黑。

林木完全无视她的解释,对着护士小姐抬了抬下巴,护士小姐将手中的病历和一个塑料袋,里面似乎有几盒药,递给了他,说了句去拿体温计然后小跑着离开了病房。

林木从塑料袋里面拿出药盒,右手抽出白大褂胸前口袋里的中性笔,一边在药盒上写着什么,一边嘱咐。

“一次两粒,一天三次。”丢给顾盼。

“一次一袋,一天四次。”丢给顾盼。

……

顾盼老老实实地听着,收着。全部丢给顾盼之后,林木将中性笔插回口袋,抬起左手手腕上的手表看了眼,又看看面前这个。虽然好了点但是脸色仍然有些苍白的女孩子,纠结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你……要不要叫你男朋友过来陪你一下?”

林木想着自己这样的问话会不会有些唐突,毕竟自己和这个女邻居实在是算不上有什么交情,这又算是比较隐私的事儿。

之所以会提起是因为前一段时间,在医院里他曾经也看到过顾盼来看病,当时有一个年纪相仿的男人一直陪同着她,两个人举止也比较亲密自然。

这一次顾盼晕倒在他面前,于情于理,女朋友出了这种事,那位还是应该知情一下的。

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合情合理,却看到病床上的女孩子微微皱了皱眉。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逾越了,刚想道歉,顾盼的声音响起,还带着一脸的疑惑。

“男朋友?你说哪一个?”

顾盼想自己应该又说错话了,因为面前的男人嘴角隐约地抽搐了一下,呼吸的声音也明显地加重了。

“原来顾小姐还有不止一位‘男朋友’。”

“不是不是!”顾盼这才想到自己又胡说八道了什么,“林医生我不是那个意思……”

回应她的是“嘭”一声被带上的病房门。

2

又去医院输了几次液,伴随着拿回家的那一袋子药,几天之后,顾盼的病开始慢慢好转起来。这几天也慢慢和上次那位护士小姐周灵灵混了个半成熟。

最后一天输液的时候,输液大厅人不是很多,周灵灵忙完自己的事情就过来陪顾盼聊了会。

“那天看到林医生背着你进来我还小小地激动了一下。”周灵灵倒了杯热水放在顾盼旁边,“那是我第一次在林医生的身上看到了我想看到的——粉色。”

“噗……”顾盼刚喝进去的水差点喷出来。

周灵灵侧头看了她一眼,摇头加叹气,“事实证明你让本宫失望了。”

“怎么是我让你失望啊?”顾盼失笑,“不过这几天好像都没看到林医生。”

那天天微微亮的时候顾盼的输液结束,拔下输液针之后林木进了病房,说自己要回去洗澡换衣服回来上班,顺便把顾盼捎回去。顾盼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本来是他的休息,却遇到了这么个突发状况又几乎在医院待了一夜。

顾盼觉得特别不好意思,这几天一直想找机会表达一下感谢,却一直没找着机会。

“最近医院事情多,林医生主要在急诊那边,那工作量就更大了,这几天上了好几台大手术。”

说话间顾盼输液瓶已经见底,周灵灵熟练地帮她拔输液针,瞄了眼墙上的钟,“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回家了,下午主任特赦他今晚可以回去休息。”

晚上顾盼去了姑妈家里吃饭,姑妈知道她最近生病,特地去抓了一些中药材炖了很大一锅鸡汤给她补身体。汤炖了很久,顾盼喝了好几碗,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暖起来了。

“盼盼多喝点,锅里还有很多呢。”

顾盼点点头,又喝了两口,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姑妈,能给我装一点鸡汤带走吗?”

顾盼离开的时候拎了一个巨大的保温桶,姑妈恨不得把锅里的鸡汤全部给她装走,顾盼推辞了半天还是没能拒绝这份“过多”的好意。

该怎么给他呢?顾盼看着面前的那扇门。

“林医生,谢谢你上次送我去医院,喝点汤吧。”

什么鬼?

“林医生,听周护士说你最近很辛苦,这个汤给你补身体。”

怎么感觉这么暧昧呢?

“林医生……”

面前的门突然打开,林木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耳朵上挂着一个白色的耳机。看到站在自己家门口不远的顾盼似乎吓了一跳,明显有一个后退的动作。

“你在这干吗?”摘下耳机,林木疑惑地问。

“呃……林医生你好啊……”顾盼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一身简便的装束似乎不像是正式的外出,“你现在出去是要干吗?”

“吃饭……”

“别去了!”顾盼欣喜,直接抓起了林木的一只手,手上拎着的巨大保温桶瞬间就易了主。

“来来来,喝鸡汤。”并且顺手就把林木塞进了他还没来得及关上的门里,“多喝点多喝点啊。”最后贴心地帮人家关上了门。

然后脚底抹油一般冲回自己家开门,进屋,关门。

同一时间我们的林医生拎着巨大的保温桶站在自己家的玄关处发呆。

什么情况?

手上的保温桶摸起来隐约透着一丝温热,林木拧开了一点盖子,带着细微药草味的鸡汤香气飘散到空气里。想到刚才女孩子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林木撇撇嘴,又想到了上次在病房里她各种的胡说八道,心里暗暗觉得,怎么有点神神叨叨的?

嘴角却不知什么时候浮起一丝不被察觉的笑意。

3

N城似乎是没有秋天的,几场雨之后,天气迅速转凉,好像一下子就完成了从夏到冬的飞跃。

顾盼早上一起来就连着打了好几个响亮的喷嚏,她揉了揉发痒的鼻子,暗想不会是又要感冒了吧?对于自己这种一换季必感冒的体质顾盼也是非常之嫌弃。

想了想还是去药箱里拿了一袋板蓝根冲着喝了,防患于未然。

顾盼推开门的时候看到林木正在锁门,这几个月两个人虽然交集也没比以前增加多少,感觉上确实比以前熟络了些。

“早啊。”顾盼笑笑。

“早。”

林木锁好门,停顿了一会儿,顾盼意识到他可能是礼貌地等她一起,加快了锁门的速度,两个人一起走向电梯。

电梯旁边的窗户开着,一丝冷风吹进来,顾盼又是“阿嚏”一声。

旁边的男人侧眼,“又感冒了?”

“还没。”顾盼揉揉鼻子,“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已经喝了板蓝根了。”

“预防不是这么预防的。”林木目视前方,“说到底还是身体素质太差,抵抗力弱。”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啦,那我有什么办法?”

电梯门打开,两个人走进去,林木按了负1层,帮顾盼按了1楼。

“谢啦。”

“身体素质差最好的方法就是锻炼。”顾盼不知道林木怎么又回到了这个问题上,林木倒是无所谓地继续说,“我每天早上都会起来晨跑,虽然我在医院工作,也很少生病。”

“哦。”顾盼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跑步,不过林医生都这么说了她也就附和着,“真是厉害啊哈哈哈。”

电梯到达一楼,顾盼走出去,转过身想要跟林木说个再见。

“明天早晨,跟我一起跑步,我去叫你,再见。”

电梯门缓缓合上。

顾盼的“拜拜”还在嘴边,表示再见的手也还在半空没来得及摆。

他刚才说了啥?跑步???

不过这个“约好”的跑步第二天没能实现。

下午的时候,林木坐在桌前用电脑查看上午的病历,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来,那头的声音是护士周灵灵。

“林医生您来一下急诊室吧,您的邻居被救护车送进来了。”

“邻居?”林木皱了皱眉,周灵灵在那边很快地答到,“顾盼顾盼。”

“马上来。”

林木大步往急诊室走,白大褂的衣角不时被吹起。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心里有细微的慌乱,早上看到她还是好好的,在听到他要拖着她一起晨跑的时候表情僵住地傻在那儿。

电梯门关上的一刻他看到镜面映照出的自己嘴角有着一丝笑意,他突然觉得小小地捉弄一下这个神神叨叨不怎么精明的女邻居还是挺好玩的。

墙上的LED屏幕显示现在是下午三点多,距离上午两个人分开不过才几个小时,她居然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

推开急诊室的门,他先是看到了站在寻诊台前的周灵灵,他快步走过去。

“人呢?”

“在这边。”周灵灵带着林木往里走,一边喊着,“顾盼。”

“哎。”最里面一张病床拉上了帘子,顾盼的声音在里面响起来,周灵灵走过去拉开了帘子。

顾盼半靠在几个枕头上,手上拿着手机,页面停在微博。她抬起头,看到林木还微微笑了一下,“林医生也来了。”

林木上下打量了一下她,似乎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痕迹,就是脸色有点发白。

“林木。”还没等他问,面前的女孩子柔柔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我骨折了,不能跑步了,好痛。”最后两个字隐约带了一点委屈。

周灵灵在旁边默默地点头,“骨科医生已经来看过了,踝关节骨折,排期手术,待会儿就转进骨科病房。”

林木掀开顾盼的被子,踝关节那边果然已经红肿了巨大的一块。

默默帮她盖上被子,视线转移到顾盼的脸上,“还有没有其他地方伤到了?”

“没有了。”顾盼垂下头,“只有脚踝,好痛。”

骨头都折了能不痛吗?

林木并没有说出这句话,他看到顾盼的眼睛有点红,里面星星点点的,似乎是有点忍受不了痛想哭,最后却也只是重复了一遍“好痛”。

林木看着女孩子的头顶,黑色的头发刚刚及肩,因为刚才靠在枕头上,脖颈处的头发有些凌乱。

林木伸出手,自然地拨弄了一下,感觉到了触碰的顾盼突然抬起头,他的手指顿了一下,然后整个手掌重重地在她头顶揉了一把。

“不想跑步也不用把自己弄成这样吧。”

“切。”顾盼果然收住了眼睛里的湿意,翻了个白眼,“我可真是幸运啊。”

林木此时才觉得心里那份细微却一直跳动的慌张感渐渐开始消散。在医院工作的这几年,不夸张地说,生离死别每天在眼前轮番上演。对这些,他说不上变得麻木,却也已经习惯了。

却还是在帘子拉开的一瞬紧张到不能呼吸。他见过太多可怕的画面了,他多害怕帘子后面是满目的鲜血和她已经毫无生气的脸。

而现在,她还好好地在这里,虽然有点灰头土脸,有点精神萎靡,却鲜活地存在着。这就是最幸运的事了,不是吗?

林木低下头,笑了。

周灵灵看了眼重新开始刷微博的顾盼,又瞄了眼神情已经轻松下来居然还露出了笑意的林医生,眯了眯眼睛。

回到寻诊台迅速掏出手机,找到和其他几个小护士的八卦聊天群,打下四个字。

“春天来了!”

“没头没脑地说什么呢?”

“周灵灵小姐,看看外面几度再说话。”

“值班值傻了肯定是。”

周灵灵撇撇嘴,按灭手机,恨恨地放进口袋里。

无知的人类啊!

4

本来顾盼是不准备告诉家人骨折的事情的,在她看来只是小事,没必要让他们担心。奈何第二天就得手术,手术就肯定需要家属签字,顾盼想来想去打通了同城姑妈的电话。

尽管顾盼表达了很多遍自己真的还好,却还是在放下电话没多久就看到了姑妈和姑父匆忙赶来的身影。

“姑妈,姑父,都这么晚了你们还过来了……”顾盼着实有点不好意思,“我真的还好的,现在也不怎么疼了,明天做了手术就好了。”

“这个死孩子!”姑妈佯装生气地打了下顾盼的肩膀,“这么大的事情还不吭声?”

姑父拉了把她的胳膊,对着顾盼,“盼盼你这姑父要说你了啊,太不懂事了,你姑妈接到你的电话急成什么样,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要过来。”

顾盼这才看到姑妈和姑父的外套下面都还穿着家居服,低了头更加内疚。

“我……不想让你们担心,对不起,姑妈姑父。那个,千万别告诉我爸妈啊,不然他们离得那么远更该担心我了。”

看着她这样,姑妈叹了口气,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伸出手理了理侄女的头发,缓和了语气。

“怎么弄的?”

“嗯……踩空了楼梯,摔下来了。”

“你这孩子!”姑妈作势又要打,“成天粗心大意的,这下吃苦头了吧!”

顾盼扁扁嘴。

聊了一会儿,突然传来了敲门声,顾盼回应一声“请进”后,进来的人是林木。

看到病房里面不止顾盼,他的眼睛闪过一丝讶异。顾盼先出了声,“林木,这是我姑妈和姑父。”转向老两口,“这是林木林医生。”

“林医生哦。”姑妈走过去一下握住林木的手,“我们家盼盼的腿没事吧?这孩子这么大的事现在才告诉我,我真是担心死了,林医生我们盼盼就交给你了哦……”

突然的连珠炮似的话让林木有点懵,完全找不到机会回答,姑父在旁边见状连忙上前拉开了点,“老婆你别激动,听听医生怎么说。”

“咳咳……”林木干咳了两声,“叔叔阿姨你们好,顾盼的腿下午骨科医生已经看过了,膝关节骨折,其余没有什么大碍,明天手术完就没什么问题了。我会拜托骨科那边的同事帮忙照顾一下的。”

“林医生你不是我们盼盼的主治医生啊?”姑妈脸上有点疑惑。

“对,我不是。”林木笑了笑,“我是顾盼的……朋友,过来看下她情况怎么样。”

顾盼点点头表示赞同,转脸却看到了姑妈脸上神秘莫测的一丝微笑,看向顾盼的眼神也充满了深意。

不仅如此,姑妈还和姑父两个人开始各种眼神交流,顾盼都不用看都能猜到交流的是些什么内容。

“不是主治医生这么晚还来看我们盼盼耶?”

“是啊是啊。”

“这个林医生你看看,个子高,长得也好,白白净净的,还是个医生。”

“对啊对啊。”

然后两个人一起点头,“不错不错。”

顾盼只想翻个白眼,然后让他们都赶紧离开这里。看看时间真的很晚了,她看向林木,“工作结束了?”

“嗯。”林木点点头,“准备过来看下你的情况,回去洗澡换衣服明天再早点过来。”

“那你方便把我的姑妈姑父送到我那里吗?我姑妈说想帮我回去整理点东西带过来。”

“可以。”林木点点头,“那我先去取车,叔叔阿姨我待会儿在医院正门那里等您们。”

姑妈姑父欢喜地点头。

“盼盼,林医生知道你住哪儿?”

“当然啦。”顾盼打了个哈欠,“我们住一起的啊。”

“什么?”

姑妈突然提高的嗓门驱散了顾盼的困意,她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邻居!我们是邻居!”

林木早上到达医院的时间很早,他轻轻推开顾盼病房的门想看看她有没有什么情况,却看到顾盼已经靠在床边玩手机了。

“起这么早。”

“唉?你来啦!”顾盼放下手机,满是无奈,“睡不着。”

“睡不着?”林木眉头皱了一下,“膝盖疼?”

“不是……”顾盼唉声叹气,“我饿得睡不着。”

闻言林木不由失笑,他正经了神色,对着顾盼,“手术之前不可以吃东西。”

顾盼撇嘴。

“不如你想想手术完了想吃什么,我可以勉为其难帮你买。”

“真的吗?”顾盼眼睛发亮,“待会儿就列个单子给你。”

林木笑笑。

“我姑妈姑父呢?”

“应该还在你住的地方吧,昨晚他们说今天自己过来。”林木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怎么没跟他们说你是为了扶你那个同事才摔下来的?”

“得了吧,这更丢人!”顾盼摇摇头,“到时候姑妈觉得我逞能以后更担心了。”

“对了!”顾盼突然拍了下林木的胳膊,脸上满是揶揄的笑意,“他们发现你就住在同一层是不是很吃惊?哈哈哈!”

林木眼睛里也有笑意,直视着她的眼神,“你姑妈说,这是缘分。”

这气氛怎么有点……

顾盼挠挠头,“我姑妈就是喜欢乱说话,你别介意啊!”

林木站起身来,轻轻摘下她刘海上不知啥时沾上的一缕绒毛,然后转身离开。走出房门之前,顾盼听到了他的话。

“我也觉得是缘分。”

5

手术很成功。打了石膏的顾盼行动开始有些不便,姑妈姑父商量着要把她先接回自己那边亲自照顾。出院前,周灵灵还特意跑来在她的石膏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粉色桃心。

“招桃花的!”

顾盼笑着摸摸那个桃心,“我现在这个样子都不能出门,上哪儿招桃花啊?”

“有些桃花是现成的嘛!”周灵灵一脸奸笑。

顾盼的脑袋里不知怎么就回想起了那天低低的,却很是清晰的一句话。

“我也觉得是缘分。”

两颊突然有点热热的。

林木被外派去别的城市医院参加一个培训,这两天都不在。顾盼想了想,发了个消息过去。

“我今天出院啦。”

等了一会儿都没得到回复,顾盼把手机塞进了包里。拒绝了姑父要背她下去的提议,拄着双拐拖着未愈的腿一点一点跟在姑妈姑父后面往电梯口挪,中间还抽空转头跟周灵灵说了声拜拜。

“下次再见哈灵灵!”

在医院这种地方说下次再见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周灵灵看着顾盼越挪越远的身影,默默掏出手机拍了几张,迅速传给远方的某人。

配字:身残志坚的当代杰出女性顾小姐。

冗长的会议结束后,林木看到微信里面躺着好几条消息。看到周灵灵发的几张照片不由地笑出来,顾盼裹了一件超级大的黑色棉服,帽子也扣在了头上,拄着拐杖,远远地望去就像一只大黑熊。

再翻回到顾盼的对话框,那句“我今天出院啦”已经是3个小时之前发的了,林木想了想,回了一句“知道了”就继续去忙了。

白天的培训结束之后回到住的地方,手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插上充电器,仍然没看到任何来自顾盼的回复。

林木微微皱眉,又点出早上保存在手机里的那几张照片,思索了一下,转手传给了顾盼。

“是你吗?身残志坚的顾黑熊小姐?”

果然不出几秒就收到了回复。

“哪里来的偷拍?是不是周灵灵?”

林木当然不会出卖周灵灵,避重就轻地回复:“回家了?”

“在我姑妈这边,最近就在这边住了。”

“嗯,这样挺好的,他们能照顾你一下。”

林木放下手机去洗澡,热水的冲刷下他才觉得沉重了一整天的脑子渐渐放松了下来。下午临时接到通知说培训时间还要延迟两周,估计结束了这个培训离过年也不远了。

从浴室出来,他看到了顾盼的回复。

“我下下周生日,他们说要给我弄一个生日Party,你来吗?”

下下周……培训似乎还没有结束。

“可能有点困难……你们玩得开心点吧。提前祝你生日快乐,给你带礼物。”

那边很久没有回复。

顾盼恨恨地把手机扔到了棉被上,手机弹跳了几下翻到了一边。真是信了周灵灵的邪,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要主动约他,结果他说什么,很困难?还给我带礼物,谁稀罕他的礼物?

顾盼蒙上被子,睡觉!

生日当天早上,顾盼还在睡梦中就听到柜子上的手机“叮咚”一声。她迷迷糊糊地伸出手去够,眯着眼睛拂去屏幕上的水汽,看到了消息来自林木几个字。

林木?

赶紧划开屏幕,林木在信息里问她生日Party的时间地点。

顾盼的心跳突然有点快,连忙找到了定的地方发给林木,又担心他成天不出去会找不到,还特地打开地图的APP找到路线发给他。

“你今天回来吗?”

“嗯。这几天赶完了一些任务,下午应该可以提早走,高铁两个小时应该可以到。”

“好,那我等你。”

“嗯。”

晚上的生日会来了很多朋友,顾盼腿伤未愈,整场都是坐在桌前看着她们玩闹,与此同时也在不停地望着手机。

其实早在下午3、4点的时候顾盼就有发消息过去。

“什么时候出发?”

“出发了吗?”

“什么时候能到?”

无一例外,都没有收到回复。后来顾盼打了几个电话过去,电话都是通的,但是没有人接。时间一点点过去,她心里越来越觉得有点忐忑。

9点多的时候,有朋友建议差不多可以散了。大家也考虑到顾盼还没康复,纷纷过来拥抱她,还都用一种特殊的方式送上了祝福。

顾盼看着被各色彩笔的祝福画得花里胡哨的石膏无奈地笑了。

回到姑妈家已经快10点,手机还是没什么动静。在姑妈的催促下顾盼去冲了个澡,一边用毛巾揉着湿头发一边拖着腿进了房间,一进去就看到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亮着并轻快地唱着歌。

“喂喂喂?林木?你怎么了?怎么一直都不回我消息也不接电话??”

电话那头似乎顿了一下,几秒的沉默之后,林木的声音响起,有些沙哑,有些疲惫。

“对不起顾盼,下午医院临时出了点状况,一直没能看手机。”

“没关系……”顾盼轻轻地说,“我的生日会结束啦,我们玩得很开心。”

“那就好,生日快乐。”

“你现在……”

“在回N城的车上,高铁没赶上,大巴车也没有了,幸好打上了一辆顺风车。”他无奈地轻笑了一声,“还是没能赶上。”

“没关系。”顾盼有点心疼他,她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只是想到,他或许忙了好久,终于在约定的时间前完成了任务,赶回来赴她的约,却又遇到了突发状况。

还有之前在医院周灵灵口中的,自己见到的,他忙碌的样子,对他来说好像是家常便饭。

挂了电话之后,顾盼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一遍遍地按亮手机,纠结了一会终于下定了决心。

换上衣服,轻手轻脚地走出客厅。姑妈姑父已经睡下,整个家安静得没有一点声响。顾盼夹着自己的拐杖,轻手轻脚地挪动到门口,轻轻地开门,关门。

计程车到达自家楼下的时候,顾盼才发现自己没带钥匙。刚刚跟林木聊天,他说自己大概再半个多小时就能到家了,让顾盼早点休息,明天拿礼物给她。

到明天就不叫生日礼物了,只有今天的礼物才有意义好吗?

好说歹说凭着脸熟让门卫大叔先开了一楼的门禁,这么大冷天在外边还没等到林木呢她倒要先冻木了。

本来想直接去林木家门口等他,电梯门打开的瞬间顾盼突然改了主意,她偷笑着躲到了电梯侧面的一个死角处,开始等着林木的到来。

半个小时之后,门禁“滴”的一声被刷开,林木穿着一件浅灰色的羽绒服走了进来,后背是一个同色系的背包。脸上还戴着一个黑色的口罩,露出的一双眼睛下面微微泛着青色,似乎有些憔悴。

他拿着手机看着什么,快步走进了电梯。

就是此刻!

挪过去,在电梯门将关未关的时候,用一个拐杖抵住,然后电梯门缓缓打开,有风吹过顾盼的头发。

她抬起头,露出一个微笑。这一幕映在林木的眼里,顾盼如同出尘绝艳的女侠一般,他愣住,面上看起来毫无波动,内心早已是澎湃万千。

以上纯属顾盼想象。

事实是,顾盼激动地想要实现想象画面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是身残人士,范儿没起几步就左脚拌右脚横着趴在电梯门口,电梯门缓缓合上。

“好痛……”

门突然间开了,林木站在电梯里,顾盼只能看到他的眼睛微微瞪大。片刻,他扯开面上的口罩,轻咳两声,“顾……盼?你这是哪出啊?”

顾盼此时已经腹诽自己千千万万遍,今天出门还穿了新买的衣服,得,全毁了。

“还不过来扶我?”顾盼简直气得要龇牙咧嘴。

林木走过来扶起了她,嘴里还说着:“你这都断腿了能不能消停会儿?这条腿还没长结实呢又把那条腿摔折了。”

顾盼恨恨地翻了个白眼,“要你管。”

这一个小插曲过后,进入电梯里的两个人突然有点沉默了下来,顾盼觉得有点怪怪的,就试图说点什么打破一下有那么点微微尴尬的气氛。

“我的礼物呢?”

顾盼的眼睛亮晶晶的,像一个巴望着要糖吃的小孩子。林木微微地笑,准备掏出包里的东西。

去培训的地方有一个寺庙很出名,休息的时候和一众同事去参观,听闻在这个寺庙求的平安符很灵。虽然林木一向对这些不甚了解,却突然想到了一直在不停出状况的女孩子,于是……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拿出来,低下头的视线里看到了顾盼已经是五彩缤纷的石膏,上面出现频率极高的几个字吸引了他的目光。

“顾盼。”

“嗯?”顾盼不明所以。

“你的朋友们给了你很多祝福吧。”

“是啊。”仍然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我帮你实现好不好?”

顾盼仍然有点懵,“实现……什么?”

林木抬抬下巴,方向是顾盼的石膏。“你朋友们的祝福还真是……出奇的一致。”

顾盼迅速低下头。

“早点找到男盆友!”

“要嫁给爱情哦,顾盼。”

“桃花开起来!”

“看中的人该上就要上!”

这帮人……

顾盼尴尬得完全不想抬头,片刻,林木的声音又重新响起。

“顾盼,好不好?”

顾盼没有抬头,嘴角是微微的笑。

“好。”

顾盼家门口。

林木:“你怎么不进去?”

顾盼:“我……我没带钥匙。”

沉默。

林木(眯着眼):“故意的?”

顾盼(无辜):“真不是!怎……怎么办?”

林木(叹气):“还能怎么办……”

林木家门口。

顾盼:“这……不太好吧?”

林木:“有什么不好的?不是都名正言顺了吗?”

顾盼(纠结):“还……还是不太好……”

林木(偷笑):“乱想什么呢?进来休息一会儿,送你回去。”

顾盼(白眼):“谁乱想了?”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雪,气温更低了。暖黄的灯光亮起,就像冬夜里温暖的一团火焰。

嘿,冬天快乐。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保定led产品厂家联盟@2017